難!疫情對江蘇家具行業沖擊有多大?

2022-05-13來源:江蘇省家具行業協會江蘇省家具裝飾業商會熱度:9262

一、行業概況

家具行業是長青產業。目前,江蘇省家具產品品類齊全。發展速度進入穩健的快車道,全屋定制、高定、紅木、辦公、軟體、鋼木、金屬、木門等家具品種一應俱全,品質高、中、低檔匯聚,部分優質家具企業已躋身國際、國內高端家具行列。知名家居商場紅星、月星均發源于江蘇省,并在全國各省市布局扎根。

江蘇省現有家具企業近萬家,規模以上企業幾千家,從業人員達100多萬人,總產值達1650億元人民幣左右,家具產量177余億件,出口近50億美元,居全國前三。江蘇省10000平方米以上的家具商場近300家面積達1500萬平方米左右。

江蘇省家具行業協會根據江蘇省家具產業分工,相繼成立了軟體家具、紅木家具、木門家具、定制家居、木工機械、家具設計師、家居流通市場等多個專委會和專家委員會。

多年來,該會積極貫徹落實中央和國家各項方針政策,努力做好江蘇省委、省政府和上級有關部門交辦的各項工作。制定行規行約,消費維權;組織企業間的交流、學習,協辦國內大型展會,組織出國、出境考察,走出去,請進來;制定團體標準,推薦江蘇精品:貫徹執行環保政策,促進綠色消費;加大品牌建設力度,向“江蘇智造”邁進;加大人才培養力度,開展勞動競賽,搞好“十大工匠”選樹活動;建立知識產權保護聯盟,貫徹實施江蘇省知識產權戰略綱要;加速產業集群和特色產品基地的培育,配合地方政府做好招商引資等。

二、疫情沖擊下家具企業面臨的主要困境

春節過后,新冠疫情呈多點散發、快速蔓延態勢,江蘇正面臨著疫情防控常態化以來形勢最嚴峻的一次考驗。為及時了解本次疫情對江蘇省家具行業的影響,聽取企業訴求,積極為政府有關部門支持行業發展提供建議和決策依據,促進行業經濟平穩發展,近期,該會對江蘇省家具企業受新冠疫情影響的情況作了深入調研。通過走訪企業、采取線上和電話交流,調研企業97家,涉及各類家具企業、家具商場、材料市場、家具會展企業和家具電商、家具物流商、家具行業媒體等。了解到江蘇省家具企業在各級政府領導下面對新冠疫情能夠顧全大局,克服困難積極應對。一方面,嚴格落實當地政府疫情防控要求,配合地方政府做好相關防控工作并捐款捐物。另一方面,受疫情影響面臨諸多困難,影響企業的生存與發展,需要各級政府相關部門的關心并給予支持。

(一)物流運輸限制多,材料供應不及時。隨著疫情管控力度不斷加大、很多地方公路封堵,導致企業進貨嚴重延誤(2月以來,本省、浙江、廣東、上海等地原材料陸續延誤15-30天),嚴重影響了企業按計劃生產,交貨滯后,客戶意見大。由于各高速公路卡口的設立,各地防疫政策的不一致,導致找車難和價格高,目前的運費比年前平均價格高出30%-50%。4月下旬高速通行情況雖有所好轉,但部分區縣鎮的“最后一公里”仍然不順暢。不僅如此,原材料價格在原有的基礎上還在上漲,給企業生產經營帶來很多不便,成本上升。

(二)生產不穩定,交貨難及時。由于原材料延期及市場需求量減降,嚴重破壞了生產流程和周期,生產出現“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的現象。停工,工資要發:來料,加班工資又要發,生產成本急劇上升,企業微薄利潤被擠壓殆盡,造成嚴重虧損。隨著原材料供應的問題,生產出現停線等待或不能配套交貨的問題,疫區企業員工隔離防控,導致生產出現崗位空缺或人員不足現象,嚴重影響產品的交貨期、品質和生產成本、效率,給企業運營帶來困難。

(三)銷售市場低迷,企業資金緊張。據了解,疫情下銷售人員大多居家辦公,很多項目不能直接去甲方現場面對面溝通,致使項目滯后或丟失,有些項目也因疫情問題驗收滯后,不能按時回款,企業資金緊張。市場低迷、項目(訂單量)銳減、且“粥少僧多”,出現一個項目十幾、幾十家競爭的反常情形,為獲項目打“價格戰”,壓低利潤“血拼”,即便獲得也如“雞肋”,公司獲利無從談起,今年訂單量同比下降約1/3。國內市場因疫情封控,訂單無法按時履行,外地客戶不能正常來企考察,業務人員無法正常開展銷售活動,客戶流失嚴重。受疫情影響,國內房地產市場不景氣,家具消費需求降低,內銷市場低迷,開年至今很多工廠基本就沒有訂單。

零售方面,封控使商場、門店無法正常營業,各商圈人流量驟降。據幾家家具賣場反映,由于人員居家隔離,商場幾乎無人進出,處于停擺狀態。銷售難成為家具企業的頭痛之事,流動資金困難。據了解,許多企業在沒有現金流進來的前提下,三分之二家具工廠老板現金流只夠堅持近3個月。江蘇疫情從2月初蘇州開始,反反復復到現在已經3個多月,很多家具工廠在生死一線,紛紛采取降薪、控制生產以及呼吁廠房和商場房東減租等形式降低自身成本,部分貸款壓力大的企業主已經變賣房、車渡過難關,融資難度明顯加大。

(四)原計劃的家具產品展銷會不能如期進行,影響企業營銷。如上海、廣東和江蘇省等地原本計劃舉辦的各類大型家具產品展銷會也因疫情影響推遲舉辦或停辦,導致許多海外買家不能前來采購,影響出口。家具企業不能按計劃拓展經銷商,擴大營銷面。

(五)企業管理難度加大。疫情較重地區員工為減少感染大多選擇居家隔離,外地員工雖在崗但不安心,工作也不盡心,給企業在管理上帶來不便,企業負責人既要安排好員工生活,還要保護好員工的安全。

(六)各種費用不堪重負。一是社保稅費沒有減免,屬于現階段工廠剛性支出,長遠看導致工廠招人意愿持續下跌,或者重回不規范狀態。二是家具制造業工人“高保底薪資”,越來越多的企業主呼吁回歸底薪加計件制。

(七)企業信心不足。一是疫情結束后,企業普遍判斷訂單會有好轉,但不會出現反彈。工廠想恢復元氣需要半年甚至一年以上時間。二是疫情過后擔心消費者在房地產等方面的投資能力和投資意愿可能會加速下降,導致家具等耐用品消費連續下滑。

三、關于對解決家具企業困難的幾點建議

本次新冠疫情對江蘇省經濟發展、行業生產以及微觀個體產生較大影響,雖然是階段性、暫時性的,但卻是全局性、系統性的沖擊。江蘇作為家具大省亦無法獨善其身。家具行業與人們的生活息息相關,早日解決家具企業面臨的實際問題與困難,也是做好民生工程的重要一環。在此,我們懇請政府有關部門盡快出臺幫扶政策和采取相關措施,幫助企業盡快度過難關。

(一)全力保障物流暢通。保障物流暢通也是打好疫情防控“硬仗”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充足的、及時的物資供應,不僅是穩定民生與企業發展的“生命線”,更關系著疫情防控與經濟發展“兩手抓”的全局,政府應出臺相關政策,努力確保產業鏈、供應鏈“不掉線”,讓企業物流暢通。

(二)加強對疫情的有效防控和精準防控。為降低對企業正常生產經營活動的影響,建議相關防疫部門為家具園區提供劃片區集中檢測核酸的服務,保障企業的正常運轉,對于低風險的地區鼓勵恢復正常的人員流動和往來。工業區和生活區、商業區精準防控,不要一刀切,做到精準一些。

(三)進一步落實減稅降費政策。針對企業面臨的實際困難,希望政府及相關部門對勞動密集型的家具企業,能夠給予階段性社保減免等措施,適時推出減稅降費計劃,如稅費延期申報或進行適當減免,減輕企業因受疫情影響所導致的負擔與壓力,幫助企業渡過難關。

(四)加大對困難企業金融方面的支持。就企業當前復工復產、出口等嚴峻的態勢,當前有些企業最 大的困難是因生產周期拉長后資金周轉困難,缺少流動資金,需要銀行信貸支持。希望能夠更好落實抗疫助困的金融支持政策,特別是針對有訂單有市場暫時遇到困難的企業。金融機構對實體企業的工業、商業貸款能夠執行適當緩交。

(五)提供企業穩崗補貼、職工職業技能培訓補貼等。家具企業吸收了大量的社會就業人員,對社會穩定起到了積極作用,希望政府有關部門能制定有利于行業發展的特殊政策,加強家具職工職業技能培訓,整合公共資源,加大對企業職工培訓補貼范圍和力度。

附件:

四項調查數據(據81家家具實體工廠有效接觸統計)

一、工廠現金流儲備統計

17.1%的工廠現金流可維持一個月;21.4%的工廠現金流可維持兩個月;37.3%的工廠現金流可維持三個月;12.9%的工廠現金流可維持四個月;11.3%的工廠現金流可維持四個月以上。

難!疫情對江蘇家具行業沖擊有多大?

二、工廠銷量與去年同期相比

和去年同期相比,增長20%以上的工廠4.9%;增長10%-20%的工廠5.4%;持平工廠7.4%;下降10%以內的工廠5.1%;下降10%-20%的工廠5.2%;下降20%-30%的工廠9.7%;下降30%-40%的工廠18.1%;下降40%-50%的工廠23.6%;下降50%-60%的工廠12.4%;下降60%以上的工廠8.2%。

難!疫情對江蘇家具行業沖擊有多大?

三、工廠面臨的問題重要性排名

訂單減少83.4%;物流不暢79.5%;疫情復77.4%;成本偏高71.6%;融資困難58.3%;租金不降56.9%。

難!疫情對江蘇家具行業沖擊有多大?

四、疫情后對行業回暖的信心指數

明顯好轉32.9%;略有好轉45.8%;持續冷淡14.1%;不太關心7.2%。

難!疫情對江蘇家具行業沖擊有多大?

免責聲明:凡注明稿件來源的內容均為轉載稿或由企業用戶注冊發布,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的目的;如轉載稿和圖片涉及版權問題,請作者聯系我們刪除,同時對于用戶評論等信息,本網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

責編:方芬